网站公告:
捐赠平台
 
  • 在线捐款:
  •  月捐:
  • 月捐点击月捐
  • 银行捐款:
  • 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西翠路支行
  • 户 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账 号:320756027856
  • 邮汇捐款:
  • 单位名称: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西里11号院5号楼
  • 邮政编码:100161
  • 备 注: 收款人姓名只填儿慈会全称,其他内容可填入附言一栏中
  • 外币捐款:点击下载捐资协议书
  • 缴 费 易:点击查看缴费易终端地址
   项目动态

呵护眼睛,从今天做起!

发布时间:2018-06-28





1992年,天津医科大学眼科教授王延华与流行病学教授耿贯一首次向全国倡议设立爱眼日,倡议得到响应并将每年的5月5日定为"全国爱眼日"。1996年,卫生部、教育部、团中央、中国残联等12个部委联合发出通知,将爱眼日活动列为国家节日之一,并重新确定每年的6月6日为"全国爱眼日"。






瞳爱救助中心简介


2013年6月5日,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读者杂志社和北京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院,共同发起的“《读者》光明行动”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全国政协 副主席郑万通、甘肃省委宣传部部长连辑,国家卫计委、教育部、民政部等部门领导的见证下正式启动。项目组为中国贫困家庭4-12岁儿童提供免费视力检查工作,对筛选出的弱视患儿提供免费的入院治疗,治愈率达至95%以上。项目充分发挥公益组织、媒体和医院三方的优势,实现资源的互补,共同来解决贫困家庭弱视儿童这一社会问题。


为了使更多生活在农村、山区、少数民族等贫困地区的少年儿童得到基本的眼科检查,使患有不同眼病的孩子能在发育关键期得到治疗和矫正,令他们摆脱困扰,恢复正常、健康的视觉能力。2017年6月6日,“《读者》光明行动”升级,正式成立“中华儿慈会瞳爱救助中心”,对0-18岁的少年儿童进行专业眼科检查,联手慈善组织、科研中心、教育民政卫生等国家机构、眼科专家及社会爱心人士,给孩子们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清晰多彩的世界!



下面,跟随中华儿慈会瞳爱项目组一起了解更多当下的儿童用眼健康资讯吧!



你知道吗?


在中国的农村小学生近视人数占27%、中学生近视人数占54%、高中生近视人数占78%,而城市的学生近视比例会更高。


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视力不好的学生和视力好的学生成绩差距多少分吗?答案是14分左右,一个学期便滞后十几分,那么一学年、整个小学阶段、中学阶段,成绩会差距越来越多。


视觉功能是人体最重要的感觉功能之一,咱们人类从外界获取的信息有80%是通过眼睛来实现的。0-6岁是人类视力发育的关键时期,儿童阶段的眼病对视力发育危害极大,如果不能及时发现、给予专业的医疗干预或实施积极的保护措施,会发展成为不可逆转的终身眼疾,影响孩子一生的学习、工作和生活。


生活在城市的小朋友一定常常会被老师和家长提醒,注意保护眼睛!但是在中国的农村、山区和少数民族等贫困地区,生活在那里的孩子和家长没有基本的视力保护概念,也没有最基本的眼科检查条件,很多患有不同眼病的孩子便不能在发育关键期得到治疗和矫正。






为什么,在农村,配一副合格眼镜也算奢望?


35000的香奈儿外套穿一次就扔的事儿早已人尽皆知。如果说这是被贫穷限制想象的话,那么面对农村现状,我们则是被城市生活限制了想象。


谁能想到,在城市轻而易举就能配到的眼镜,在如今的中国农村竟有那么困难。





困境一:不知道

在农村,留守儿童居多,老花的爷爷奶奶们自己都看不清楚,何谈发现孙子孙女的视力不良?大部分学校也没有系统的视力筛查服务,许多第一次戴上眼镜的农村小学生“恍然大悟”:原来世界不是模糊的。


34%的受访学校校长表明学校提供过视力保护服务,29%的受访学生表明,学校提供过视力保护或视力检查服务。



困境二:不重要

知乎前段时间有个帖子很火《有什么知识是你学医之后才知道的?》,帖子列举了几大常识:近视矫正手术可以治愈近视;戴眼镜会越戴越近视;戴眼镜会导致眼睛变形;成年后就不会再近视了;眼睛累了就随意用眼药水……所有这些错误的“常识”都在困扰着农村家长们(甚至还有老师)。

“小孩子都是假性近视,戴上就取不下来了。”这样的语句是不是很熟悉,然而,这就是农村近视学生面对的现实。

他们基本从不主动检查视力。即便检查出视力不良,也由于对近视问题的认识不足,而导致延误治疗。


22%的调查对象回答曾做过视力检查,其中,儿童组相对较高比例做过视力检查,但也仅有三分之一。


乡镇卫生院中只有五分之一提供验光配镜的相关服务,能够加工定配眼镜的仅占4%。几乎没有村卫生室提供验光配镜服务,也没有一家村诊所能制作眼镜。



困境三:不合适

即便家长们决定驱车半小时,带孩子专程去县城配眼镜,也不意味着他们能在县医院或县眼镜店配到合格的眼镜。让我们通过一组数据来看看这个残酷的现实。

84%的县级医院有五官科(含眼科),其中,74%的县医院有一名以上五官科(含眼科)医生。高达38%的县医院仅有一名眼科医生,这意味着,平均而言,每3个眼科医生需要服务40万居民。


54%存在视力问题及佩戴眼镜的人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视力检查;在不足半数的接受过视力检查的人中,只有50%的人接受过全面的视力检查(包括视力表、自动验光仪器和插片验光)。



36%(进行过视力检测)的人表示在私人眼镜店进行检测。然而,私人验光师调查结果显示,私人眼镜店验光师平均学历仅达到高中水平,只有46%的私人眼镜店有高级验光师,约三分之一的私人眼镜店员工甚至没有验光师资质。


(困境一、二、三所用数据来自陕西师范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历时半年在6省农村展开的涉及近3万对象的调查研究)

所以,农村学生想要佩得一副合格的眼镜,真的是比素人配比得到一个爱马仕铂金包还要复杂的一系列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单一地做好眼视光知识科普,让农村学校组织好定期筛查,组一队专业医疗队深入农村走访,或如TOMS布鞋那样买一善一,就能到有效解决。它需要一个在农村学生身边的触手可及的系统的平台式的关爱。



一副眼镜的蝴蝶效应


视力问题如此精妙,且又如此重要。

在一项基于农村252所学校近20000名学生的随机干预实验结论表明,仅仅通过给近视学生配戴近视眼镜,一个学期后配戴眼镜学生对比没有配戴眼镜的近视学生,平均考试成绩高出14分!



14分,这相当于整整多学了一个学期!分数上的变化是激动人心的,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他们心理上的变化。


在20年前的城市,戴眼镜的孩子可能会被同学们取笑为“小四眼儿”,而在现在的农村,近视的孩子往往会被同学取笑为“眯眯眼”。而对于一个根本连自己是不是近视都搞不清楚的孩子,这样的绰号何其残忍。长期近视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不仅仅是学业上的,更是心理上的。而改变这群孩子现状,让他们拥有一个更有尊严更高质量的童年,仅仅是一副合格的近视眼镜。



等待被改变的孩子们有多少呢?根据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从2012年到2016年,在陕西、甘肃、广州、云南(需要补充完整所有省份)等七省超过1000所农村学校调查的数据估算,总数大约是1亿,其中约有3000万小学生。


想象一下,将一个看不清黑板,看不清未来的孩子,从一个扩展到1亿个。未来农村人力资本的累积,可能就短在这一环节。因此,为农村学生提供一副合格眼镜显得格外迫切。




“瞳爱-看清未来”益直在路上


从2012年项目开始至今,看清未来在中国西北贫困地区建立了11个县级视光中心,对27万名农村学生进行了视力筛查,对7万余名学生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眼部检查和验光服务,为近视的农村学生提供了63000副高质量的免费眼镜。




这个成绩听上去喜人,可仅仅与近视小学生总数3000万对比一下即知,还有99%的农村学生需要这样的帮助。




一副眼镜不仅仅是让孩子们看得更清楚,它甚至关系国家人力资本。所以,一起来吧,让农村学生配到一副合格眼镜不再“奢侈”!


欢迎扫码

为农村学生提供一个持续安全的配镜中心

改变视界 圆梦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