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快乐驿站
为留守、孤残儿童筹集亲情陪伴、图书、课程、活动站等费用.
项目介绍
查看更多>

逢年过节亲不够,平时隔屏双泪流!

        这是很多留守儿童与父母两地分隔生活的真实写照。如果有人认为留守儿童面临的问题仅仅是“父母在城市、孩子在家乡”,那就把这个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

       丫丫是个八岁有上海户口的小姑娘,她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笑起来就会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她的父母离异,分别生活在北京和天津,丫丫随同姥姥姥爷生活在上海,这让她成了有城市户口的“留守儿童”。姥姥、姥爷年岁大了,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孩子安全,给丫丫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每次出来玩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晚一点就会受到责罚,这让丫丫朋友越来越少,慢慢变得胆小、懦弱、孤僻起来。

        丫丫自从走进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就喜欢上了在驿站和其它小朋友一起做游戏、给其它小朋友讲故事,明显变得开朗起来。通过志愿者的疏导,姥姥、姥爷也放宽了对她严格的时间约束和责罚,孩子的心里世界逐渐被打开,与父母的关系也在重建中。

        和丫丫相比,昊昊相对会幸运一些。昊昊来自四川宜宾,今年三岁,是个聪明、帅气、能说会道但性格粗暴经常抢其它小朋友东西不给就打的小男孩。虽然他现在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在北京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但昊昊的爸爸在货运轮船上打工,每次出海昊昊就要半年见不到爸爸,饮食起居都要靠只有小学文化、性格直率的妈妈来负责。教育程度和生活双重压力之下让妈妈的脾气有些急躁,教育昊昊的方法也是简单粗暴。昊昊只要不听话,妈妈要么采用“不言不语、不理不睬”的冷暴力对待,要么就是“伸手就打、抬腿就踢”。

        自从她们走进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后,这里的志愿者先是用驿站的免费图书借阅和免费亲子绘本阅读等公益课程吸引住昊昊,然后用家长读书会、妈妈普法课堂、父母技能培训等系列活动逐渐让昊昊和妈妈不断获得提升。现在的昊昊不但很少会和其它小朋友动手抢东西,还会作为小志愿者做老师的“小帮手”。和昊昊相比妈妈的变化就更大了,她经常趁着午休时间一个人默默的在跑到驿站看书、学习。还被驿站培养成为亲子老师,给其它走进驿站的儿童上课。同时她还成为了驿站的骨干志愿者,参与到驿站的日常管理工作中。她变得越来越有自信,脾气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不但很少动手打昊昊,而且还学会了很多教育昊昊的方法和技巧,母子、家庭关系也变得愈加和睦起来。

        借用昊昊妈妈的话说:“正是留守儿童快乐驿站让我们娘俩儿由原来的一对冤家变成了现在的亲密伙伴。是快乐驿站把像我这样没文化的粗人变成了被人尊敬的亲子老师,我以前连做梦都梦不到我和孩子会有这样的变化!”

今日流动之困,明日留守之殇

        “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公益项目主要内容就是在流动、留守、孤残儿童聚集地建立专业化活动站点-儿童快乐驿站。动员、招募社会爱心人士和企业为走进快乐驿站像丫丫、昊昊一样的孩子提供图书借阅、亲子阅读、亲情陪伴、各类儿童在社区牵手融合成长等服务。通过培养儿童阅读习惯、丰富儿童情感、提升家长亲子阅读水平、促进家庭融合成长,改善留守儿童生存环境,缓解流动、留守、孤残儿童“今日流动之困、明日留守之殇”。项目除了要关爱云、贵、川,黑、吉、辽等地区国家级贫困县的留守儿童外,还会关爱像丫丫、昊昊一样来自全国各地,生活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区的“城市边缘儿童、在城市逆向留守的儿童”。

云南省红河州国家级贫困县金平县崇岗村的孩子们

四川省国家级贫困区大凉山地区的孩子们

        北京地区留守儿童快乐驿站运行一年来,共有二千五百多人次的志愿者和八千多人次的流动、留守、孤残儿童走进儿童之家,组织流动、留守、孤残儿童关爱活动近四百多次。为五百多流动、留守儿童,二百多听力障碍儿童,服务各类儿童五千多人次,服务一万五千多小时。为清华、北大、人大、北师、北邮、女院等三十多所高校社团和同学提供了社会实践岗位,思行、易方、奕青、雅鹿、天通苑社区网、63926部队等多家机构提供了支持,获得儿童之家孩子们以及家庭的高度认可,首都文明办、昌平区政府和白庙社区分别给与各种鼓励支持。以快乐驿站为基础设计的公益项目活动第四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

执行团队

暖暖爱心公益联盟是志愿中国正规注册团队,十年关爱孤残儿童服务经验,四年关爱流动儿童服务经验,三年课教育服务项目经验,小学生、初中生活动项目经验、大学生成长项目经验!拥有二千多注册志愿者,二十多家合作机构。以关爱流动、留守儿童、孤寡老人,救助孤残,环保户外和爱心传播等活动为主,社区服务、应急救援、志愿者培训活动为辅。

正在筹款
查看更多>
  • 立即捐款
    留守儿童快乐驿站

逢年过节亲不够,平时隔屏双泪流!

        这是很多留守儿童与父母两地分隔生活的真实写照。如果有人认为留守儿童面临的问题仅仅是“父母在城市、孩子在家乡”,那就把这个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

       丫丫是个八岁有上海户口的小姑娘,她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笑起来就会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她的父母离异,分别生活在北京和天津,丫丫随同姥姥姥爷生活在上海,这让她成了有城市户口的“留守儿童”。姥姥、姥爷年岁大了,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孩子安全,给丫丫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每次出来玩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晚一点就会受到责罚,这让丫丫朋友越来越少,慢慢变得胆小、懦弱、孤僻起来。

        丫丫自从走进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就喜欢上了在驿站和其它小朋友一起做游戏、给其它小朋友讲故事,明显变得开朗起来。通过志愿者的疏导,姥姥、姥爷也放宽了对她严格的时间约束和责罚,孩子的心里世界逐渐被打开,与父母的关系也在重建中。

        和丫丫相比,昊昊相对会幸运一些。昊昊来自四川宜宾,今年三岁,是个聪明、帅气、能说会道但性格粗暴经常抢其它小朋友东西不给就打的小男孩。虽然他现在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在北京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但昊昊的爸爸在货运轮船上打工,每次出海昊昊就要半年见不到爸爸,饮食起居都要靠只有小学文化、性格直率的妈妈来负责。教育程度和生活双重压力之下让妈妈的脾气有些急躁,教育昊昊的方法也是简单粗暴。昊昊只要不听话,妈妈要么采用“不言不语、不理不睬”的冷暴力对待,要么就是“伸手就打、抬腿就踢”。

        自从她们走进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后,这里的志愿者先是用驿站的免费图书借阅和免费亲子绘本阅读等公益课程吸引住昊昊,然后用家长读书会、妈妈普法课堂、父母技能培训等系列活动逐渐让昊昊和妈妈不断获得提升。现在的昊昊不但很少会和其它小朋友动手抢东西,还会作为小志愿者做老师的“小帮手”。和昊昊相比妈妈的变化就更大了,她经常趁着午休时间一个人默默的在跑到驿站看书、学习。还被驿站培养成为亲子老师,给其它走进驿站的儿童上课。同时她还成为了驿站的骨干志愿者,参与到驿站的日常管理工作中。她变得越来越有自信,脾气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不但很少动手打昊昊,而且还学会了很多教育昊昊的方法和技巧,母子、家庭关系也变得愈加和睦起来。

        借用昊昊妈妈的话说:“正是留守儿童快乐驿站让我们娘俩儿由原来的一对冤家变成了现在的亲密伙伴。是快乐驿站把像我这样没文化的粗人变成了被人尊敬的亲子老师,我以前连做梦都梦不到我和孩子会有这样的变化!”

今日流动之困,明日留守之殇

        “留守儿童快乐驿站”公益项目主要内容就是在流动、留守、孤残儿童聚集地建立专业化活动站点-儿童快乐驿站。动员、招募社会爱心人士和企业为走进快乐驿站像丫丫、昊昊一样的孩子提供图书借阅、亲子阅读、亲情陪伴、各类儿童在社区牵手融合成长等服务。通过培养儿童阅读习惯、丰富儿童情感、提升家长亲子阅读水平、促进家庭融合成长,改善留守儿童生存环境,缓解流动、留守、孤残儿童“今日流动之困、明日留守之殇”。项目除了要关爱云、贵、川,黑、吉、辽等地区国家级贫困县的留守儿童外,还会关爱像丫丫、昊昊一样来自全国各地,生活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区的“城市边缘儿童、在城市逆向留守的儿童”。

云南省红河州国家级贫困县金平县崇岗村的孩子们

四川省国家级贫困区大凉山地区的孩子们

        北京地区留守儿童快乐驿站运行一年来,共有二千五百多人次的志愿者和八千多人次的流动、留守、孤残儿童走进儿童之家,组织流动、留守、孤残儿童关爱活动近四百多次。为五百多流动、留守儿童,二百多听力障碍儿童,服务各类儿童五千多人次,服务一万五千多小时。为清华、北大、人大、北师、北邮、女院等三十多所高校社团和同学提供了社会实践岗位,思行、易方、奕青、雅鹿、天通苑社区网、63926部队等多家机构提供了支持,获得儿童之家孩子们以及家庭的高度认可,首都文明办、昌平区政府和白庙社区分别给与各种鼓励支持。以快乐驿站为基础设计的公益项目活动第四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

执行团队

暖暖爱心公益联盟是志愿中国正规注册团队,十年关爱孤残儿童服务经验,四年关爱流动儿童服务经验,三年课教育服务项目经验,小学生、初中生活动项目经验、大学生成长项目经验!拥有二千多注册志愿者,二十多家合作机构。以关爱流动、留守儿童、孤寡老人,救助孤残,环保户外和爱心传播等活动为主,社区服务、应急救援、志愿者培训活动为辅。